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民间图书馆

学习,静心学习

 
 
 

日志

 
 

漫谈文人  

2012-04-23 20:32: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有高低好坏之别。高妙之文诚如天音浩荡,沁人心脾而激堂堂正气。低劣之文则如鬼哭狼嚎,乱人耳目且使邪念丛生。中华文章素有“文以载道”的传统,却惜至于今日,“文人”多无人的标准,诗文多无道的气象。

今文之多,汗牛充栋,然其绝大部分是垃圾:一如“南余北王”之文,无论如何“含泪劝告”、“笑谈亡灵”,都中了“御用文痞”的流毒,都在将自己的良知出卖,都是无耻文人的极品;二如某些鼓手,一边绝不相信某某主义,一边却倾平生之力予以研读与歌功,到老来换得一袭职称、待遇与头衔,却在不知不觉中毁灭生命根基;三如诸多“独立”知识人,虽也敢发表许多似是而非的谬论,却始终只是体制内的“侏儒”,既不敢触及人为的“底线”或“雷池”,更不敢不作利益集团的应声虫;四如当代浩如烟海的“作家”,无论有没有作协的名份,大都在围绕身体、本能、欲望与功利写作,即使看似在彰显正义,也是在用“正义”的噱头掩盖私心与丑行;五如色情、暴力、病态、变异文字的无数“写手”,他们和“作家”并无本质区别,差异只在前者比较间接或委婉,后者直接从事赤裸裸、血淋淋的描绘;六如动辄破口大骂、无端讨伐、跟风起哄的无知“愤青”,乐于在网络喷洒口水,掀动狂澜,却不知自身只是某个操盘手的棋子,让其咬谁就咬谁,让其闭嘴就闭嘴。

他们喷出的文字或文章,具有如下共性之一种或数种:一曰假,既不能反映事实真相,也不能反映其心理真相,由此而分裂自我,误导他人,毒害非浅;二曰恶,言谈间居心叵测,恶意相向,恨不天下大乱、人心大坏、文字杀人,既不怀抱善意于读者,也从不想到善待自身;三曰暴,因其用心或受暴力的胁迫,或受暴力的侵淫,故其文字也赤潮涌动,如刀似剑,见人杀人,见佛杀佛;四曰邪,因其灵魂已沦为地狱之鬼,故其观点阴风习习,逻辑纯属强盗逻辑,用意只在使人走火入魔,为虎作伥;五曰裸,敢“爱”敢“恨”,敢“生”敢“死”,不惮于展现流氓嘴脸,暴露邪恶本性,和盘托出堕落人生。

因此,他们炮制文字的过程大致如下:一看两种天气,一种是老天的阴晴圆缺,一种是“主子”的喜怒哀乐,借以确定题材与主旨;二看内心欲望,先搞清自己想要得到何等“虚荣”、“赏赐”或明里暗里的交易与“机遇”,次搞清足以达到这种欲望的文字途径,而后才道貌岸然以行文;三看煽动对象,将其特点或软肋进行解剖,力求找准自己狠狠插上一刀、骗上一把、耍上一回的突破口;四看所谓“灵感”,苦苦等待一种“创作状态”,待其魔性大发,犹如有低灵附体,权可手舞足蹈,不由自主分说的程度,才急忙下笔,“一挥而就”。当然,这还算相对“高级”的程式,属于那种比较“精致”的“高端文人”的细活。一般而言,根本不需用心,也不需用脑,只需追逐逆流、跟定口号、看人眼色就成;由此而出的“玩艺”,也必粗制滥造,不堪入目,徒留笑柄而已。

也许有人自谓:为文时独立自主,谁也不能将他操控。其实不然。操控手笔的是思想,而写作时的思想来源有三:一是神念,上天将“天成”之文打入你的头脑,你便感觉文如泉涌,如有神助,故称“神来之笔”;二是主念,此意识是你明明白白的自己,一切由自身的理性支配,故而动静有度,进退有则,足将平素的积累、此时的心境、而后的结果一并考虑在内;三是魔念,你已不是你自己,而由外来灵体、烂鬼或后天观念所形成的业力团支配。主念是最清醒不过的,此是写作人的常态。“天道无亲,常与善人”,神念虽不是你自己,却是上天借你之手的天意,其来意一定纯善、纯正与纯美,一出即为精品,即能广为传诵,流芳千古。主念一旦不正,即易为魔念所乘。何者为魔?一是你自身邪恶的念头,它们累积得多了、强了,就能形成独特、然而邪性十足的生命;一是天地间无处不在的低灵烂鬼,随时都想找个人体依附,一旦你有非份之求,它们立刻就来。

所以,衡量写作人的状态究竟如何,往往只需看他的作品:如果不真、不善、不美,必定是其心不正,其人为魔念与邪念俘获,故而言不由衷,是非不明,大局不清;如果文如清泉,如大海,如长虹,如龙吟凤鸣,如洪钟大吕,其人必是君子,其心必怀珠玉,其命必得天佑。正因如此,不同的写作人,其命运也就不同。善人、义士、君子、圣贤之文,即使不容于时人,不达于当世,也必辗转流传,泽被千秋万代;而其生命本身,也必在生时广结善缘,更必在身后向更高层面升华;倘若轮回转生,也必在后世创建更为辉煌的事功,或者留下文学史上的更重痕迹。相反,为富贵所淫、为威武所屈、为贫贱所移者,身无浩然正气,心无道德高标,思则离经叛道,行则卑微苟且,文则浮躁低俗,运则无端起落,既难留存绝佳好文,更难指望寿终正寝,而且死后,生命还将在另一时空遭遇种种熬煎,以便偿还妖孽伪文所致的累累恶果。

纵观历史,文章的发端在于感恩上苍、颂扬神明,最初一切伟大的诗歌、卜辞,以及《黄帝内经》、《周易》、《老子》、《论语》等等,都与天地、大道、出尘高人及做人准则相关。后来能够留下显赫足迹的文人墨客,如屈原之忧国忧民心境、李白之浪漫天纵才华、范仲淹之忧乐天下情怀、《西游记〉之艰苦修炼历程、《红楼梦》之看透红尘空幻、《三国演义》之忠义直贯云天,无不攸关诚意、善念与神性。如此等等,其人必因成就一部或数部作品而使生命历炼到完善、圆满的境地,其作必因纯正、强大的光芒而为万世范本。史上亦有浊流,如王充之“唯物”谬论,范缜之“神灭”邪说,《金瓶梅〉之乱伦描述,等等,一则其文属当世末流,二则其人俱难善终,三则他们身后的重重劫难,至今都没有完结。

今人走得更远,在唯物、无神、进化及科学之论的思想背景下,以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只要当权者并不施加威压,全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因此,抄袭者比比皆是,拼凑者如过江之鲫,乐以赤裸色情、霉暗心理、变异观念、动物本能、招摇撞骗、摇尾乞怜为特征,或者无病呻吟,或者大肆渲泻,或者刻骨仇恨,或者狂喜狂悲,或者自怨自艾,不一而足。遍览其文,找不到他人之所以为人的标准,找不到他的主念与神念,找不到他生命来源处的天地、神佛、道德影像,找不到他能给读者、社会带来的点点善念或亮色。而且更为恶劣的是,其人其作所形成的“能量场”,外加社会一日千里的败落氛围,整体将当代文坛、论坛及传媒挟裹,以致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认同:越具刺激、扭曲、喧哗、做作、虐杀、丑化、瞒骗之效的文字,越具“含金量”、“代表性”与“点击率”。

他们将往何处?结果不言而喻。我无意危言耸听,我只是惋惜众多本来可以走正道、出佳作、扭转畸形文风、引领未来文化的作者,也多自觉不自觉的卷入名利情的生死场,渐将神圣的文字化作制造废品的俗物,渐将纯净的心灵变成不由自主的魔鬼,渐将珍贵的生命弃作朝不保夕的鹰犬。

那么,我们终该如何看待文章,如何面对写作,如何定位自己的方向,如何摆放每一段文字的位置?我说,倘不出自肺腑,切勿轻易表达;倘不内在清净,切勿轻易表达;倘不反映真相,切勿轻易表达;倘不切合天道,切勿轻易表达;倘不裨益他人,切勿轻易表达;倘不力求完美,切勿轻易表达。退而求其次,切勿功利为文,切忌用心不正,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