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民间图书馆

学习,静心学习

 
 
 

日志

 
 

朱清时和他的梦想  

2012-06-06 23:14: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节目导视:

永远相信未来,17岁考入大学时,他这样自勉。

改革高考制度十年大学校长期间他多次呼吁,不经教育部批准的情况下,自主招生自授学位和文凭,63岁初任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他决定不再等待。自主招生教授制校他是一名只有40几个学生的大学校长,他也应该是中国最著名的大学校长,南科大去筹转正教育部批复招生方案,但是出发时的理想还能实现吗?《新闻1+1》今日专访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

主持人 白岩松: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下一周6月7、8、9日,一年一度的高考就要进行了,在本周一所高校被教育部正式批复,你可以招生了,这个就是被引起广泛关注的南方科技大学,可想而知在离高考这么近的时间下,得到了这种准生证,作为校长他得忙成什么样,先开完大会,接着就要去跑几个省,跑码头,因为马上就要招生了,他得去做宣传和路演,今天他就赶到郑州,我们要专访他,那就是南方科技大学的校长朱清时,不过在之前我们还是了解一下获取准生证的南方科技大学。

解说:

5月29日南科大校长朱清时的一封公开信再次引发各界对南方科技大学的关注,这份封致2012年考生和家长的信,首次披露了南科大2012年的招生政策。信中说今年南科大将面向广东、山东、四川、安徽、河南、福建等八个省份,招收应届毕业生180人,并全部按理工科大类提前批次录取。为了培养创新人才学生在入学的前两年将不分专业。而这封公开信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南科大新版招生政策中,关于录取模式的改变。今年南科大的自主招生方式将采取基于高考的综合评价录取模式,其中高考成绩占60%,高中阶段平时成绩占10%,复试成绩占30%。这其中的复试考试在考生们参加完今年的全国统一高考后,可通过自荐和学校推荐两种方式在网上报名。复试的时间暂定为6月19日。而在南科大创校之初,便高举改革大旗,把自主招生高二学生,自授各类学位和文凭作为教改先行先试的重头内容。朱清时本人已再三强调,要借此重寻中国大学自主办学的自由,尝试建立现代大学制度,但是对比今年的最新的招生方式,很多人在问南科大还是出发时那个南科大吗?

白岩松:

今年招180名学生,但是都要参加高考,但是高考所占的权重占到了60%这样的绝对控股的数字,因此这个消息一出来,很多人针对南方科技大学马上用收编了,被招安了等等这样的字眼去形容,到底怎么回事,接下来我们就连线此时在河南郑州的南方科技大学的校长朱清时。

朱校长您好,

朱清时:

主持人您好。

白岩松:

您一定听到了这两天人们这种各样的议论,面对这样的结果是不是一种妥协呢?如果是的话,您妥协了什么?而教育主管部门又妥协了什么?

朱清时:

我觉得用妥协这个词说的大了一点,任何理想的东西往往都不能一步到位就实现,尤其是教育改革这种复杂的事情,每前进一步都要取得共识,要不然就会摔跤,我觉得重要是朝着我们的目标已经前行了一大步。

白岩松:

会不会有一点失望呢,因为离您最初的想法似乎距离不小?

朱清时:

我的理解是我们最初的想象是理想的想法,是我们的长远目标,长远目标得靠一步一地走过去,积累小步成大步,这个是我们对这件事的看法。

白岩松:

今年一共要招180名学生,而且说是自主招生,您是按照一本线还是二本线来自主招生,您获得这种权益有多大?

朱清时:

我们的自主招生是教育部批准,是提前批次录取,给清华、北大在同一个时间招生,我们招生完了之后这些学生如果我们没有收的,就可以报一本的学校,被一本的学校录取。

白岩松:

这应该还是从某种角度来说南方科技大学获得的某种“优惠”接下来要关注其实此时此刻的朱清时校长是一个45名学生的大学校长,我们回头再看看这45名学生。

解说:

2011年6月,南方科技大学首届45名学生无一人踏入专门为他们准备好的高考考场,45名学生的这一举动,虽获得不少叫好一声,但是他们也收到了来自教育们的提醒,任何改革首先要坚持依法办学,要遵循国家基本的教育制度,教育部之所以再三强调依法办学,主要顾及到的是南科大首批学生的权益保障问题。

朱清时:

全世界的高校中都是自己学校授(学位)的,都不是教育部授的,我们国家的教育模式,所有学位都教育部授,这是原来计划经济留下来的东西,现在南极大(南方科技大学)的发展,现在遇到的最大的瓶颈,就是最大的障碍就是授学位的问题。

解说:

2012年南方科技大学招生方案获教育部批复,接下来他们能走的更远吗?

白岩松:

朱校长接下来我们也听听其他人士的声音,接下来我们连线的是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副院长熊丙齐。

熊院长您好,面对咱们期待了很久的南方科技大学这回终于获批,获得准生证,但是参加高考而且高考占的权重是60%,您是失望还是觉得这是希望的开始?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熊丙奇:

我觉得听到这个招生方案我感觉有一些失望。

白岩松:

为什么?

熊丙奇:

因为相对去年南科大学实行的全年自主招生,以及我们已经推行的80所自主招生来看,南科大这样的方案实际上就是集中录取,因此对于这样的以改革为旗帜的学校来说是有所退步的。

白岩松:

还有吗,失望的原因?

熊丙奇:

因为我觉得对我来讲,我一直期待南科大实行自主招生的方案,应该是借鉴香港地区的高校对这个自主招生的方式,就是在高考成绩公布之后学校自主提出申请成绩的要求,然后达到要求的同学再自主向南科大提出申请,南科大在结合高考成绩和中学学业成绩以及大学的面试考察进行录取,这样的招生方式实际上也是完全自主招生,有利于落实南科大的招生自主权,同时这样的一种方式对其他学校自主招生也是有关很大的一种借鉴或者示范意义。

白岩松:

我明白熊院长,其实您不希望南方科技大学一出生的时候就融入到了传统的高考的这条线路上。

熊丙奇:

是这样的。

白岩松:

你稍等,朱校长您刚才也听到熊院长的声音,你对他理想话的看法您的态度是什么?

朱清时:

我觉得熊院长说的是很对的,但是他们又不太了解我们的招生的细节,我们这次的招生就是类似于香港大学的自主招生,因为我们这个60%+10%+30%,实际上是把高考当做学生的一种测试,然后学校按照自己的办学目标,和对学生的要求加上自己的测试,再加上平时成绩,所以我们是很类似香港大学在国内自主招生的这种做法。

白岩松:

其实呢听到您两位的声音我想到一句话,就是一个高考各自解读,熊院长您同意朱校长的这种解读吗,我用一下他高考的测试,但是还是按照我们的来,没有强调这60%或者是40%。

熊丙奇:

我觉得他主要是纳入集中录取的提前期,这种性质就改变了,因为投档权是由政府部门掌控,而对学生的选权也没有增加,学校只是增加了有限的自主权,把自主招生和我们目前的统一的高考集中向下的一种方式,它不是学校真正意义上自主招生。因此如果说不是放在提前期里面,我认可是自主招生,如果放在集中里面去就改变了自主招生的性质。

白岩松:

熊院长再问您一个问题,那您是否接受理想是理想,但是我们终究要面对现实,这样或许退半步但是对方也退了半步,难道不是形成一种进步吗,接下来的发展也许会按照自己的理想去前进,你接受这种看法吗?

熊丙奇:

我接受这种看法,但是它是否是真的迂回曲折,今后是否有进步还看接下来的行动,如果说就是这样定掉了,那这样我们是非常失望的,如果说我们在现实情况下做一个退步,为了未来更好的进步,我们还有一个期待。能不能有进步还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南科大学这样的改革方案的认识,如果大家觉得这样的方案不是自主招生了已经是很大的中国的进步了,我们就难需求真正意义的自主招生。另外一方面就我们的教育部门、国家政府是不是真正按照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规划纲要所制定的招生改革思路,就是政府改革管理,专业机构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都是选择来推进我们的高考改革,如果国家进一步与这样的改革精神进行改革,南科大的未来还是值得期待的。

白岩松:

明白,非常感谢熊院长。朱校长刚才听也听到了,其实他依然在失望中抱有某种期待,您怎么回应他,是不是迂回还是要前进的,而不是这就很满足了。

朱清时:

我觉得熊院长对我们如何招生还了解不够,我现在在各个省宣传,也就是我们解释我们的招生办法。第一个我们跟过去的高考招生方法本质不同,就是我们没有120%的提档线的限制,我们把在高考结束之后凡是愿意报考南科大的学生,我们进行能力测试,这个能力测试的范围是很大的,在他们测试完之后,我们再结合高考的成绩,高考成绩公布再结合高考成绩确定录取的名单,所以我们这个测试跟熊院长说的方法有一个很本质的差别,就是我们是没有120%的提档线,我们是很大的自主权在考生中间选择的。

白岩松:

您是注意到熊院长其实昨天和今天发表了这篇文章,谈到了120%的提档线,我也注意到了,这个是有区别的,刚才熊院长可谈到的是未来不能满足到这儿,还有一个更大的突进和改革变化。

朱清时:

是的,我觉得我们现在是前进了一步,这一步是什么呢,就是往国际化方向走了一步,像在美国也有类似高考的考试叫做SAT,美国的中学生都要参加SAT考试,用这个成绩申请哈弗、斯坦福这些学校,美国这些学校根据自己的办学目标和特点,对学生又有新的要求,比如说哈佛要求,学生要有领导才能才收,并不是说你SAT考100分,当了状元我就一定收,它是要有自己的要求。

白岩松:

南科大还是要强调自己的要求和准则。

其实在前进中也有很多的变数,比如说有一些老师走了而且还发表了批评的一些声音,我们来听一下。

解说:

目前南科大已签约聘请65名教职人员,但根据朱清时的计划,南科大需要招聘330位校工,包括特聘20到30蒙领军教授,目前的南科技与它的设想还相差甚远。之前,朱清时希望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曾说,只有教授才知道什么样的事能干,什么样的事不能干,所以教授要对学校的运作有发言权,教授治校并不是教授管理学校,而是依据教授的思想和意愿来管理学校。

朱清时:

南科大要建立一支一流的教授队伍,竞争机制是必不可少的,一定要保持高校的新陈代谢,新陈代谢一方面用我们的薪酬、住房、福利设施来吸引他们回来。还有就是在南科大工作的前景非常之好,吸引他们,另外也是要有一个淘汰机制。

解说:

在备受关注的副校长一职上,2011年7月17号,南科大理事会上聘任曾任财经大学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院长的覃正来担任南科大副校长,但是另一个副校长职位却始终没能找到合适的人选,不仅引进人才困难重重,已经加入的也会出现问题。

2011年6月香港科学大学教授李晓原李泽湘、励建书三位南科大的核心创校成员,授权《南方周末》发表公开信阐明他们与朱清时校长在办学理念上的分歧,悄然退出南科大。三位去职的教授在公开信上说,一个发油管理团队、学科框架、学术教员团队、内部管理制度课程大纲,发展路径规划等空头大学,用什么来奢谈高教改革呢?

白岩松:

南方科技大学一路走来非常的不容易,各种各样的风波总是存在,朱校长会不会现在是学生有45人,现在终于今年又可能到180人了,学生来了但是你期待的很多老师却可能走了,不一定来,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吗?

朱清时:

恰恰相反,我们去年下半年到今年这几个月招聘了65位教授,水平都很高,刚才说的有个学术副校长人选实际上我们已经有目标了,但是真正这种好的一流的人才,都不是说你一招聘马上就会来的,他们都有一个滞后,我想在今年七月份以后,我们招聘的这些教授和包括副校长人选就会陆续到位,南科大现在人才招聘形势大好,我相信在两三年之内我们一定能够实现我们的目标,就是招到330位一流的教授人才,这种办成研究性大学。

白岩松:

我也注意到教育部一给了你们准生证之后,您马上给天下的父母考生的父母写了一封公开信,这里强调了要考你南科的学生,可是优惠条件不少,我看一年开出了一年好几万的吸引力的钱,是不是现在也是无奈的方法,当这个牌子还没有这么响,还需要用物质方面吸引更优秀的孩子愿意到你这里来?

朱清时:

不是,只有一点,就是抵消学费,这一点是对考生的优惠,因为我们在做教改实验,我们希望参加的人越多越好,他们付出的物质上的代价越少越好。另外两条就是优秀的学生我们入学以后就到研究所的实验室里头,可以实验从事工作得到每年一到两万的补贴,这个是一种新的改革的做法,就是让大学生在学习阶段就开始从事研究。另外一个就是我们从社会上募捐了一笔钱,我们想支持农村,给城市里头贫困家庭的孩子,让他们在学校里头衣食无忧,所以这样的孩子我们给他每年一万的生活补贴,这些是我们从社会上募捐来的。

白岩松:

接下来关注的是关于去行政化,这也是南方科技大学在筹建的时候相当吸引公众和社会的一个目标,能做到吗?

解说:

能否去行政化,一直是南科大备受关注的焦点。

朱清时:

去行政化其实遇到了很大困难,这个困难首先还不是上级行政部门对我们学校的干预,首先是我们现在招管理人员就很难招,大多数人都还是喜欢有行政级别。

解说:

去行政化是南科大的最高目标,也是朱清时创办南科大的初衷,朱清时曾说去行政化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做成的,要有个过程,我们是一所公立学校,公办学校就是花政府的钱,你既要花政府的钱又不要政府的官员来干预,恐怕这个必须要有种新的机制才行。在朱清时眼中,这种新机制就是理事会制度,而中国高校建立真正的理事会南科大是第一个。2011年7月16号,南科大召开首次理会,从名单上看有一半是政府官员,另一半是学校校长和企业家,对此朱清时解释说,南科大建设理事会首先的问题是理事会说了算不算,如果理事会的决议政府部门不理你,那理事会也形同虚设,为了让理事会能说了算,我们当然最自然的是请市长担任理事长,然后把市里主管部门的头头请来做理事,这样理事会上的决议才可能说了算。

白岩松:

朱校长,说去行政化,大家都觉得校院之内这么做了,但是现实操作起来您自己也知道不容易,买个电脑想要最后在学校里都很难,然后教育部给你们的批复可以正式招生的时候,坐在你旁边的不也是两位深圳市的有关的领导吗,您觉得这一点是不是最难的?

朱清时:

去行政化是我们南科大的长远目标,因为学校要有活力,首先得恢复学校的本来面目就是学术机构,不是靠谁的官大谁说了算,但是要做到这一点非常之困难,正如刚才片子说的,现在我们的招聘管理人员就遇到了困难,因为社会上的主流意识还是行政化的,要招到志同道合的人愿意到南科大来奉献还是比较困难的。

白岩松:

朱校长我注意到您是用了长久是要去行政化,是否您心理已经做了准备?可能是两三年,可见的未来里头的时候恐怕还得行政化这么解读对吗?

朱清时:

是这样的,我想两三年是太短的时间了,在要真正去行政化成功给整个社会大背景要衔接好,那可能要一二十年以后才可能做到,两三年之内我们只能够积小步成大步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就包括我们建立理事会。

白岩松:

这可能不太让人过瘾,但是毕竟是现实,这里我只针对您一个问题,您的聘期是两年半,已经过了两年半了您还剩下不到两年半的时间,您会续聘吗?

朱清时:

因为我的年龄原因和身体原因,我希望能够有更年轻的人挑这副担子,我们在努力物色这样的人,比如说我刚才说的,我们从国外请学术副校长,我们请的一些领军教授,我想他们中间有人在我离任期到了之后就可能挑起这副担子。

白岩松:

但愿您的这个回答不被我解读是一个,您太累了,这种累不光是体力,还有一个面对错综复杂的环境,您觉得实在很难,其实南方科大一路走来就是很难,我们关注一下这样的历程。

解说:

朱清时、南科大,从2009年两个名字就被紧紧捆绑在了一起。

朱清时:

我刚到南科大接受聘书之后,我发现社会舆论都是同行者,很多人在支持,所以我觉得并不孤独,我现在做的事情可能是一生当中最有意思的。

解说:

随后的道路有意思吗,我们不知道朱清时真实的感受,2010年12月16号始终没有拿到教育部招生许可证的南方科技大学在网上公布了自己的招生计划,朱清时在致报考南方科技大学考生的一封信中称,南科大迈出的一小步将是我国高校改革的一大步。

朱清时:

我们发油教育的部的大印,盖的文凭做依靠,我们的学生毕业能不能被社会接受,完全靠我们的教学质量。

解说:

45名实验班学生,两名退学,三名来自香港大学的教授因理念不合离开团队,还有南科大副校长职位马拉松式的选举,一次又一次朱清时和南科大被推到舆论的浪尖。

朱清时:

我到深圳来了不久我就发现困难远远大于我们的想象,最根本的困难是什么,现在这个氛围是你可以不改革,但是你不可以犯错误,哪怕不是犯错误,你做的事别人不能理解,也不可以。

陈国良:

他是一个改革家,他对改革始终在心里不会放下,其实我理解,朱清时教授的心里他是愿意把他在中国科大做校长高校改革的试点。他想在深圳来(完成)。

白岩松:

朱校长接下来这个问题一定还要问您,如果还是倒退三年前知道会是今天这样一个局面的话,三年前您会接受聘任吗?

朱清时:

我想我会的,因为我是想实现钱学森的愿望,钱学森的问题就是所谓我们国家没有培养一流创新人才的大学,我想把国际上成功的经验引到中国来,看看建这样一所大学遇到什么困难,我们怎么克服这些困难,最后能够达到什么目标,这是一个很大的教育性的实验,做这个实验过程本身是很值得的。

白岩松:

您累吗朱校长?

朱清时:

我当然很累,因为从一个零开始建一所学校,事无巨细都要操心,那是很累的。

白岩松:

非常希望您的所有的累从历史的角度看都是非常有价值的,并且也是推动历史当中的一部分。

朱清时:

谢谢。

白岩松:

当然我们也更加希望南方科技大学今后的路能走的更快一点,因为毕竟在几年当中寄托了太多人对改革的一种期待。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