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民间图书馆

学习,静心学习

 
 
 

日志

 
 

吉安古代书院学堂规矩 来源吉安网  

2013-02-11 10:28: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太守馆例十二条(明)

一、学必有师,非独有讲解文义,实令人消傲气,以收放心,闻见与德行实赖之。宋时朝除山长,本朝定议教授摄山长厅事,尊时制也。诸生宜悉遵约束。本府又以尔乡先生、理学、忠节、名臣揭之坊表,将使尔诸生游息之暇举目皆师,其敬之哉!

二、书院号房有限,本府具所偶知量取作养,以示倡率。于作养一念,原无分别,凡会考之期,各县未取生员,有志者俱许赴会,一体校阅发落。

三、本府所属望诸生,不独以文章取科第而已,愿以行已有耻为士人第一义。会中不许口谈外事,至惹事非,淡交乃可长久,切戒,切戒。

四、群居终日最易言不及义,诸生止会文日于公堂相见,不许往来闲谈,至荒本业。有游戏无度者,不独为有道以鄙贱,本府查出定鸣鼓斥之,不许复入会。

五、诸生各立日课薄,每日将用过功夫登薄内,或看经书若干,或读论文、策、表若干,或看通鉴、性理若干,或看程墨及时艺若干,或看古文若干,各随意见力量,但要日有日功,月无忘之,本府将无时抽签稽查。

六、诸生一到会中,即思居肆成事,不得来去任意。其有急务须归者,计期给假,俱白管书院教官代请,仍置簿稽查。

七、诸生各自养重,不许身人市肆,致取狎侮于小人。如有之,本府即治群小以存体面,而本生之不重不宏概可见矣。

八、每月三、八日各号房公堂会文,朔望日于正堂会考。字须楷书,文须完结,间试论、策、表,俱不可不作。

九、诸生长住号房朝夕不离者,本府量助供给银,每名每月各三钱,按期发管书院教官收贮,以便给领。寄空名者不给。

十、凡会考之期,除诸生住号房者自便供给外,及四方来会诸生另供一饭。

十一、会文原为辅仁,今之会虽非古之文,然时艺从养气养心来者,其心思气度,自别俗人开口便见俗气,以此知理学举止原非两事。今后乡 先生有理学雅会,诸生须知敬听,其未发心于此道者,止宜闭户读章句,不得旁观窃笑以滋浮荡。

十二、诸生各自约束家僮,不许仆辈中自相争斗,不许于书院中自行作秽,谨防火烛,切禁喧哗,违者罪仆及主。

汪太守约禁十一条(明)

一、书院系礼教之地,二程夫子俨然临之,过客登游,只宜雅会谈道论德,以为经学法程。若盛筵扮戏,长夜酣饮,自亵居尊之体,有道君子必不其然,幸相与守知。在会生员自有号舍,不许占住内居作践。

二、内外门子择空房与居,常时在院接应士客,掌司启闭,收贮物件,怠玩失事者究处。

三、书院楼阁、厅堂、亭台及门外东西号舍,每岁十月门子禀官,照志书议定物件工价通行修理,修后再有损坏坐赃处究。

四、书院桌、椅、器皿乡士大夫敛银专置,以备公会,各衙门不得挪借,如有各衙门差役托言暂借,许门子执照固辞。

五、书院内外及台上树株,遇夏秋枯燥时,门子取水浇灌。其台上及堤前竹木,俱要四季看管,不许外人窃伐。

六、附近居民人家,不许纵放六畜入洲作践,违者门子禀官。

七、梅林渡官渡船五只,遇水泛时,即便遵照成规,轮二支赴院答应,如有懒惰失误,定行罪责并追领过工食入官。

八、江洲无烟火之地,特设净土庵傍守书院,其僧人另从幽径往来,与儒者各成一家。在会诸生毋得入庵搅扰,染习异教。

九、一切妇女,不许藉口烧香闲游沾污佛场,如僧人勾连纵容,访出,将本僧责逐,妇女连夫、父并治。

十、庵内僧众,止容恪守净教者十人诵经礼佛,免其接应官府,游方僧众,并宜斥绝,免滋混扰。

罗太守馆规十三条(清)

一、书院为肄业地,书院即古之党庠也。今日鹿洞且取聚四方之士,况白鹭洲止居本郡之人?在院者固闭户潜修,近郡各斋,凡月课之期俱宜赴会讲文,以凭一体校阅。惟是匪类不容混入,一经查出,鸣鼓斥逐,盖比之匪人不亦伤乎。圣人所深戒也。

二、书院必有山长。宋代江公推庐陵先儒欧阳守道为山长,文天祥、邓光荐、刘辰翁等皆出其门。继又有严陵人黄嘉,以淳祐四年进士成为山长。元代先儒徐天民为山长时,值浮图侵占,力白总管撤去。又有庐陵先儒杨本岩、郭庆传相继为山长,有明代汪公重建书院之初,详请以教授兼摄山长。今本府重建伊始,未暇议聘山长,姑委府学生员黄涫为学长。肄业学生毋得任意往来。本府设薄交付学长,凡有急务外出、家归者,俱向学长登记,以凭本府稽查。

三、供给。长住房舍朝夕不离者,本府量助供给,各人每月给钱三百文,给米一斛,按期发给,寄空名者不给。若公子素封自力有余,不必继富,无非为书生养廉之意也。

四、心性。人秉维皇之性,孰无天良之心。羊鸦知孝,蜂蚁知忠,鸿雁知贞节、友悌,黄鸟知友,螺赢知师,麒麟知仁,凤凰知乐,何况于人?自今本心本性,人人因有,各宜含养,充以人圣贤之路。

五、课试。每月初二、十六日本府亲临课会,书二艺,经一艺,间试论、表、策各一篇,务期遵依注理,阐发实学。字画均求端楷,不得视为故套,古所谓闭户造车,出门合辙,此乃门闩造车之地也。日闲舆卫,利有悠往,勿自忽耳。

六、诵读。各宜自立日课薄,每日或看经书若干,或读时文若干,古文若干,以及论、表、策、判若干,通鉴、性理各书若干,盖未有不揣摩经书而能为文者,未有不读时文与古文而能为时文者,又未有不沉潜性理,明心见性而转为文者,又未有不会悟通鉴,知人论世而转为文者。但各随意见力量,只要日有日功,月无忘之,不时抽签稽查,以见勤惰、进退,切不可但以咿唔声音而即谓之读书声。

七、体会。书固宜多读,尤宜多讲,熟极生巧。每月除本府亲临两课外,应共拟题相为揣摩,或自见为是,不妨质之同人,或今见为非,不妨改诸明日,理道常是偶然而相遭,机神常有偶然而来会者,得失原无定时。兴会所至,中夜可以呼火而疾书,要于熟之而已矣。须要晓得,心上是书,世上是书,不只纸上是书,以心身体认道理,则得之矣。

八、文章。作文之道,贵抒在我之性灵,以阐圣贤之名理,固不可荡轶乎规矩。然最忌沾濡乎尺寸,徒屑屑引绳切墨,将理晦而不醒,机滞而不灵,气促而不畅,色闇而不新,品卑污而不振拢。蹈常袭故,总是寒酸习态,绝非富足景象。愿诸生行文,除离奇怪险,叛道背理外,必以先正为古之法脉,又以名家为今之调度,今时风气日即于正,日趋于新,有目者自能并观,有心者自当静习,勿因雄才而入于粗,勿以细心而入于奥,更毋以清爽而入于薄,又毋以丰厚而入于虞。吉安欧公之文,茅鹿门(冇入门)谓为姑射仙子,绰约而不可即,是真文之师矣。

九、理学为先圣道脉,先贤苦心。每一聚会讲究,毋借讲论名色。徒尔朝夕聚谈,言不及义反荡心志。言即执义,亦长私心,幸勿相形短长,声气逐薄,言如聚讼,幻似参禅,不惟无益于道,而且有损于儒,此讲学所当深戒。即如出游呼伴,未必是童冠风浴,徒为聚谈浪戏,亦当戒之。

十、清介。本府属望诸生不独以文章取科名而已,愿以行已有耻为第一义。人品既端,文品自异。本府下车以来,久饬讼棍与民休息,况诸生卧碑自守,纵或有三至之告,不轻为投杼之疑。既无关切已事,何得往来衙门,自后查有奔竞者定行戒饬。非公不至,固澹台之高,并公不至,更颜子之雅,若欲登廊庙,不必出入衙门,此清介之操也。

十一、端重。市进不可轻入,盖饮酒固易荡性,而入肆犹为失体。书曰:大乱丧德,古人之敝,民犹如此也。夫城市洒肆,不过为工商往来之地,士等何得轻身互混于上下左右乎?周士自贵,秦士自贱,诸生戒之。

十二、匪类不容引入书院。古云:“日与正人俱,则日进于正”,又云:“善与善俱,则不善蔑由至”。近访士子薄习,有常与市井营伍人等,行则交头接耳,坐则对博逞弈,伤坏风俗,玷辱庠序。今既重建书院,特加肃示。自今敢有无赖之徒往来此地,除究治本人外,诸生亦不得辞其责矣。

十三、房舍有限,四方来肄业者,务宜均匀安坐,毋得独占。其所置床、桌、椅毋得损坏。即此,是学有轻物之心者即有轻人之意,便成轻己之习矣。

孔山长学说四则

(一)学莫先於立志,志圣贤之志,方为学圣贤之学。士子终日占哔而不定志,所向则无以别白黑而决从违,即闻见聪明,玩物丧志,有书自书,我自我之病,故士贵远大其器识。凡所读书,返身体验,勤勤恳恳,此志不懈,自觉口里亲切有味,身上受用不穷。许文正所谓“此心如印版”,一版正,版版皆正,同人当切念之。曾见漳浦蔡宗伯寄子弟书有云:吾家子弟劝,宜常以立大规模,具大识见,不可沾沾焉贪目前安卑。近朱子曰“天下事坏於懒与私”,最切今之弊。懒则不肯勤,励学殖荒而志气亦堕,私则自至;亲间尚分畛域,有利心尚望,其有器识有所建立哉!又见冢宰孙公在大学时,令诸生日有.劄记,观其志趣,条晰批答,未有不怵然兴感蹉跎。今幸得就宽闲与诸同人劘志于文献之邦,饮和于太平之宇,正当努力分荫,奋发志意。日有心得,愿共赏晰,如前辈读书录,居业录者近,似是亦励志之一助也。

(二)志以气节为重。气以志帅,志趋不苟,自知集义。切近如小学,切实如西铭,力行而躬体之,浩然之气,所由充塞天地之间。若见地不高明,心地不开朗,所为一切,苟且皆是客气。虽日敦诗说礼,胸中毫无把握,耳濡目染,习以渐移,如读书鹜虚名,考试驰声誉,真实者当不如是,是亦气节不素励之一端。前辈读书讲学,字字都从心里钻研,事事都从身上体贴,所以当时士气倍奋,风气日开。仰止先哲如文忠信国、整庵诸贤,模范不远,愿与同人共切向往,使乡有端人,而出为国士,是学者第一关头。

(三)通经所以适用,学者或专一经,或兼学五经,此为场屋举业言也。平日则务肆力于六经,更充之至十三经,博涉通监纲目等书,所见自然卓越,发为文章,一定精彩。根底五子及先儒,粹书理道益见实地。然言之不文,行之不远,工夫亦只在多寡生熟不同。韩子云“根之茂者其实遂,膏之沃者其光华”,谓含咀者富自出,必有物也。老杜云“新诗如弹丸”,谓文之人,妙无过熟也。果然漱芳泣於群,运匠巧於一心,粹然渊然为盛世之鼓吹,传不朽於来兹。文章非小道矣,若离经背道,矜异吊诡,有失清真雅正之成规,必不见许於哲。匠愚虽识力荒谬,亦断不肯以欺人误人。西江向来瓣香,曾王而上必祖庐陵,士生兹地可不自奋!多文为富,熟能生巧,虽浓淡平奇,极不一格,而左右逢源必轨於道,则造车合辙之喻可以不言而券。至於诗言志,赋陈事,不独童而习之,可储精华。文苑之选亦因以理性情,谐音节,不致诗之失愚,词人之赋丽以遥也,其说,当亦如论文。

(四)学必有师友,乐群所以敬业也。使师友相处,晨夕不闻认真劝善规过,则与索居之感何异?学者群居一堂,务以崇德辨惑为大。而藏修息游,各领其意趣之所在,日计不足,月计有余,自觉相观而善。辟如,土寄旺於四时,四时各受其益,朋友叙列於五伦,五伦咸得其辅,不沾沾於一日之长也。谢叠山曰“天下有达道,不曰朋友,而曰朋友之交”。交者,精神有契,道德有同,非外相慕也。今学者有二病:一曰“伪”,临时掩饰,抄袭吞腊,适以遇毒;一曰“忌”,凡是矜己傲物,薄躬反以厚人。愿同人勉其忠告,善道之诚,致此切磋严惮之力,去其欺蔽,互相滋益,则趋向自然日上,意气自然日笃,文章自然日真。荒落如愚,亦得优游于陶育之中,幸甚,幸甚。

王太守学规八则(清)

一、敦行典礼。释奠为敬学之始,合语备德音之,致仿而行焉。古制斯复,每月朔、望礼拜,先圣依班就位,各敬尔仪。退适讲堂,恭听先生训诲,或讲书一章,或论史一则,有疑斯质,务求详明,非特以开颛蒙,亦藉以涵德性,是,犹古乡学祭菜乞言之意欤。

二、共砥品谊。立品为学人第一义,苟负奇才而品列卑污,其余不足观也。己愿尔多士各自爱鼎,执行端方,处则为一乡楷范,出则为一世羽仪,希踪贤哲,岂可委为异人任耶!至於恃符生事,种种无赖之行,非所以疑修士,兹不复谆嘱。

三、正明文体。文章本于六经,汉唐以来作者相望,正宗嫡派可考,而知我朝文教律兴。钦奉上谕,标“清真雅正”四字以为准的,入室之梯航也。西江人文渊薮,学者正宜含咀经训,追溯圣贤,即日博览,旁拓亦必按脉切理。倘执固拘墟,一唱百和,复长篇闲扯刺刺不休,几如求益之阂,罔顾覆瓿之诮,岂有志者所肯出。至于奇字为崇、禅语离宗、堕入障魔,肆为虫贼,有一於此,鸣鼓而攻。

四、讲习诗古。棘闱取士,经艺而外更试策、论、表、判,以期有体,有用典至重也。而或谓后场末务,概置弗理,临时抄袭,几成陋规,岂所以负国家贤辟之至意,是宜于平日预为磨炼,以祈发彼有的。至于登高作赋,遇物能名,咳唾珠玑,斯称大雅。拟于每月课期或试诗赋一篇,或试策论一道,以观多士学古之力,切勿视之漠然。

五、研究。字画真书自有定形,俗体尤须改正。学者自幼多弗考究,亥、豕、鱼、鲁、点、画、顿易别,风、淮、雨、声韵俱讹,此宜详为辨核。又须每日午后临学古人法贴,如褚、颜、欧、柳诸大家,各随性之所近而摹仿之。再四声反切,务祈无舛。土音方言,概宜摒绝,倘犹率意错写及平仄失粘者,文虽佳降一等,诗赋中有此,必置后列。

六、崇尚虚谦。虚者受益,谦而弘光。学问之道,奚容自是,若甫有片长即趾高视下,或素无一得却护疾忌医,量已偏甚,所受几何?况文字有一日短长,据实披阅方于学者有益,岂能从事面谀。亦非故为苛刻诸生,以何据此为喜愠也。故有考前列而恃才傲物居后等,而不知反己者定行严惩,不得姑容。

七、酌定膏火。院中旧制多淹,章程未一,号舍虽备,赴者廖廖。兹将前劝捐之项,经营措置,除山长修脯外,酌加正课膏火每月一两,准入正课,只与课而不在院肄业者,每月给膏火五钱,附课者弗与课,日茶点每名二分。凡赴课者同给。一月三课,以八为期。正课遇课不到,每一次扣膏火一钱,三次不到即除名。正额以三十人为限,俟将来资釜稍丰再为扩广奖赏之资。批首三星,一等二星,本府捐俸给发。若有事告假者,计程远近限日回销,如违限,即将膏火计日扣除。出院时仍禀明监院,并于簿内填明事由,回日销假,不得任意出入。凡此无非为诸生扃户勤修专攻学业之计。若借此铺啜名,虽在院,任尔优游或群聚剧谈,或睡榻酣卧,或纵饮狂呼与好牧猪奴戏者,非独辜教育之婆心,亦非自谋上进之术也,但经查出,立即驱除。

八、黜陟甄别。学者勤惰各殊,斯教者赏罚互用。每有正课坐耗虚支而文不加长,外课附列名字而才足超群,如此甄别不行,何以服众?嗣是外课有屡考前茅者,即准入内课,内课有常居后殿即改附外课。一则称力以食报,一则引分以辟贤,非有偏私,何容隐混。

符山长课规十则(清)

一、课日扃门,杜往来也。清旦衣冠,齐至道心堂拆题,即次序列坐,各自为文,非风风雨雨突如其来,不得遁人房舍,以乱旧规。

二、抄袭雷同,学人大弊。祖莹云“文章须另出机杼,何能与人同讨生活”,况抄录刊文,欺己欺人,昔人比诸穿窬之盗,有志者当不忍为此态。或有藉是塞责,断不捡入。

三、刻烛分题,迅笔疾书,是行文乐事。古人曰“试万言倚马可待”,岂日课两艺束手无措乎。谚云“想钝思迟终非大成之器”,倘本日不交试卷,亦不捡入。

四、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凡遇课日,须简练揣摩,戛戛乎陈言之务去,所谓以少许胜人多多。许若说东扯西,于题无当,虽多篇亦奚以为。

五、“三豕渡河”,解人知为“已亥”,“根车蹲芋”,昧者误为“银羊”,行文“鱼鲁”满纸,皆为考檄不真。如既经辩讹,复率意错写者,文虽佳,降一等。

六、取舍高下。行文自有定评,居殿者果能自怨自艾,正可奋激以成其材;从前榜出,将尾名破碎,是不知红勒三场,刘几由是进业也,继此不得效尤。其分别文之优劣以定笔资之有无,亦如射法中取觯立饮之义,聊以示劝惩耳,若以阿堵为重,更非造就人才本意。

七、乐群敬业,赏奇晰疑。斯云“良友互看,会文肯摘谬批疵”,足观人之诚实,若面谀背非致口角以伤大雅,即正馆规。

八、学可愈愚,倦即生厌,所谓业精于勤而荒于嬉也。闭户读书须鼓起精神,始为有济。倘日之出矣尚寐,无讹鼓鼓钟钟,甘为瞌睡汉,将安肆日偷末?如之,何不如归去。

九、玩物丧志,沉缅于酒,古戒之矣。在此肄业应循规蹈矩,不许逾越。设有好牧猪奴戏及群饮拇战,致起舞倦倦者,加以夏楚。

十、有事归家,必面以告假,毋许不告而去。若既告假,犹在城外逗留,游荡生端,包揽他事,借此以烯耳目者,以寡廉鲜耻,必不宽容。

书院章程管见二条

清  刘  绎

一、额课似宜核实也。本年甄别生童正在科试之后,各属云集,群闻贤公祖倡教劝学,莫不奋兴鼓舞,争自濯磨,凡所取录必多英才。但各县生童归家之后,或境遇不济,或去趣不一,致起馆赴课之时未必如额而到。向来甄别取录,外县正课率多卖名之弊,或系本县未经邀取之人,或系近县久据书院之人,舀以徽利,图其膏火,张冠李戴,甚至一人数卷,每逢课期非自己真名罔所顾惜,任其东涂西抹草率了事,是一年作养,一人之费竟付之有名无实也。鄙意宜谕各学传知,所取生童,正副附课均须亲身到馆,其有事不能赴者,预行禀明,由该学确查,分别造册送府,以凭复核。庶几额无虚冒,课归实功也。

二、奖赏升降之例,似宜变通也。凡书院奖赏,前列名次为差,此通例也。至考课以等第为升降,亦隐寓进退邀劝之徽权。但以文艺为凭,率合三次而论优者,有定价下者,岂无变格,故往往有升缺无降缺,每至数月无额可补。窃谓奖劝诱掖之方,毋拘成格,如章程中所云“如有寒士苦读,格外加赏”是也。伏思书院立教之意,以经明行修为要,则奖赏尤宜在经行二端。经必待考,课而见行,则征於其平素而观於其忽微。今就在书院而论,能闭户潜修,累月不出者,上也;能尺步绳趋,虚心求益者上也;有精勤刻厉,数课一律者上也。若饮食争逐,席不暖於馆舍而屡熟于市人,已非读书本分矣。至於联袂把臂、恃众肆强、唆讼包漕有其名,赌场、妓馆有其迹,名教有惭,流品斯下,准此以为赏罚升降,而不专在於文艺优绌,或足挽颓风,而上副乎雅化也。 (李建兰)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