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民间图书馆

学习,静心学习

 
 
 

日志

 
 

民间自主大学的有为青年  

2014-05-11 23:5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强按:2013年12月初,在立人年度理事会上,我将立人乡村图书馆总干事一职交接给贺飞辉;2014年3月,又进一步将立人大学总干事一职交接给陈堃。这两位有志青年,都是生于1987年,并且本科都是在厦门大学读的,陈堃从厦大退学,阿飞从北大研究生退学,如今分别执掌立人图书馆和立人大学,真是“无巧不成书”也。我现在还担任着立人师范学堂的总干事和立人理事长,希望未来两三年之内,可以将这两个职务都交接给可靠的懂教育爱教育的朋友,好让我可以专心地在神学院读书和在教会服侍。感谢上帝一路引领,感谢朋友们多年以来的支持和爱护,希望立人图书馆、立人大学和立人师范学堂可以在朋友们的持续支持之下,在民间教育自救之路上走得更远。愿上帝祝福你们和你们的家庭。

2014年3月,我和陈堃在成都家中的合影

  陈堃,字纯一,号秀实。一九八七年生,祖籍陜西咸阳,现居北京。二〇〇五年进入厦门大学法语系学习,后退学。在厦大期间,发起思想交流沙龙「周五论坛」,参与网络公益项目「益学会」,创办信息服务网站「厦大讲座网」,还挑战校园官僚为学生维权。多年来衷情公益,尝试以自己的方式为高等教育变革做出努力。二〇一三年秋,加入立人大学。

陈堃自述:我的教育自救之路 

甲午春节后,得知立大理事会和英强兄决定把立大重任交付于我,心中既惊且喜。所惊者,虽心存教育梦想,然多年来只在小范围积累耕耘,未敢设想三十岁前能有机会亲自掌舵一所学校。所喜者,幼时萌芽且呵护多年的教育梦想之树,终于有了一片可以更好生长的土壤。立人大学所秉承之开放教育、自主学习和互联网办学理念,所关注之读书种子和行动种子群体,与我所衷情教育者完全一致。想我在大学期间创沙龙、办网站、结社团,既以此交流思想、结交好友、砥砺品行,亦以此为沉闷物欲的校园吹一阵清凉风,为迷茫可怜的大学生展示更多可能。然自从离校,人在江湖漂荡,始终难以将已经开始实践之教育梦想继续。因此,当我得知即将成为立大总干事的时候,心中之喜,难以自已。

我的教育梦想何所从来?只因幼时就有教育理想的种子萌芽,长大后被迫接受应试教育和党化教育,作为一个正常的青年,在压迫中求突破、求生存是必然选择,借用萧轶描述冉云飞的话:「被逼成教育家」。我虽未成教育家,但多年来关注教育及所做之尝试,很大程度上也是被逼出来的。后入厦门大学读书,学业无大成,却被陈嘉庚先生、林文庆校长的教育精神所打动,坚定了我从事教育事业之决心。

若按史书上的说法,我算是出身「没落的书香门第」。外高祖做过县教育局长,与国民党元老于右任交好,生前为当地教育事业做出过很大贡献。这是我年龄渐长之后才知道的,更早的记忆则是在乡间听着蝉声蛙鸣读书的美好日子。我喜欢钻进书堆里乱翻书,那时有一篇文章似乎已经在潜移默化的影响我,许多年后我都还能想起某个下午在老宅里玩味「吾非此之问也,徒请以子之所能,而加之以学问……」(《孔子家语·子路见孔子》)的情景。稍长便读论语、孟子,「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的想法开始激荡着我。

二〇〇五年,我入厦门大学法语系学习。如同大多数中国青年一样,当时我对大学抱有无限的美好憧憬与期待,然而实际情况让我非常失望:大学前两年在漳州校区度过,几乎所有的大一大二学生都在这里生活学习。这个建成只有两年、与厦门本部隔海相望的小渔村逃离了都市的喧嚣繁华,却也无缘接触厦大本部的厚重与多元。虽有一座号称五星级的图书舘和尚可说得过去的藏书量,但除了上课时间,其它时候几乎见不到几位老师。因为老师都住在厦门,每天乘车船往返于漳厦间授课,上完课便匆忙赶车回厦门。许多上了年纪的、身体不好的或者架子太大的老师,不愿忍受这车船劳顿之苦,这里的学生也便听不到他们的课。

在这个没有老师的校区,学生活动自然特别多,然大都是模仿「春晚」的各类文艺晚会和才艺比赛,实在不对我的胃口。幸而遇见了周五论坛,长我一届的师兄程波发起的思想沙龙,他在最初的邀请书中写道:「本人在校区已一年多,感觉此地学术气氛不甚浓厚。出于对政哲史教等人文社科问题之兴趣以及结交朋友之心愿,遂有意办一研讨会,交流思想,研究学术,砥砺品行。」正在苦苦寻觅知音的我,见此当然两眼放光,随即加入并作为主要协调人之一,与程波、许银海、肖朗等好友共同经营论坛三年多,先后有二百多人参加过论坛,许多人在这里找到了大学时期最好的朋友甚至爱侣。我们在此共同读书,共同讨论「所谓『贵族』」、「假如我是厦大校长」等话题。这是我大学期间第一次尝试,尝试自主结社,以打破沉闷的校园氛围,打破无师无友的无奈。

与此同时,我徜徉于互联网世界,经由博客结识了「中国自主学习促进会」的诸位师友,接触到「自主学习」「E-learning」「网络学习社区」等新事物,自此深陷互联网不可自拔,成为忠实信徒。二〇〇六年前后,博客正影响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对我来说,博客是书写平台、分享平台和交流平台,能够帮助我坚持思考写作,并把所思所想与校园围墻之外的人分享,还会因此结识远在千里之外的知音好友。那一时期,我在博客上撰写了许多讨论大学教育和互联网学习的文章,这些文章的一些读者后来成为我的良师益友,彼此助益颇深。我在二〇〇八年撰文《How to Start》,专门讨论青年学生如何利用互联网自主学习和自我教育,其中尤其提到参与网络学习社区、寻找良师益友的重要,因为这是亲身受益之后的肺腑之言。这一点也是立大未来的重点发力之处,即帮助有志青年和好老师之间建立连接,使纯正的读书人和关怀社会的行动者得到更好的帮助和指引。二〇〇七年加入网络翻译社区「益学会」(原名「教育中文翻译」),是我第一次尝试从单纯的网络学习社区走到网络协同工作。我与一群身在世界各地、未曾谋面的朋友协作,翻译英语世界中关于互联网时代教育如何变革的文章,并把这些文章和思想介绍给中国读者,尤其是青年学生。如今很火的TED、公开课等,那时才刚刚被介绍到中国,尚未普及呢。

大学最后两年,自漳州校区回厦门本部之后,发现校园面积广大,讲座和沙龙远比之前的漳州校区多得多,但讲座信息分散在多个海报栏、不易获取,而当时学校官方并未解决此问题,使得爱听讲座者时常错过好讲座。厦门偏处东南一隅,对外交流机会少,学生视野狭窄,除本校老师外,很少有机会见到校外的好老师。处于这样的缺乏状态中,若再因为未能获取讲座信息而错过讲座,岂不让人难过?出于自身的需求和改善校园信息服务环境的初衷,我遂与朋友许银海一起创办了「厦门大学讲座信息网」(http://lecture.xmu.edu.cn),将全校(后扩展至全市)范围内的讲座、沙龙、论坛信息收集,统一发布于此网站,再使用多种网络工具送达每一个需要的人。后来我们还将讲座网模式推广至吉林大学、天津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等学校。吉林大学讲座网的创始人池生清说,这样的行为才算是「把自己当作学校的主人」。

我对厦门大学常有指责,但常言道「爱之深,责之切」,正是因为对教育之关切,对母校之热爱,使我不得不时常金刚怒目以警世人(对中国高等教育之批评何尝不是如此)。心中却明白知晓:若无此大学,则我不是现在的我。同时又作狂生状:若无我之建设,则厦大不是现在的厦大。当年正是带着这股桀骜之气申请退学,然而离开大学之后的一段时间,理想无处着落,只为生计奔忙,体会到什么叫理想遭遇现实,什么叫黄口小儿无知。后有幸进入独立智库传知行研究所做编辑工作,进一步了解到中国NGO生存不易,感受到民间社会之脆弱和任重道远。民间社会要发展,必须有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公民,现代公民之养成固然有多种途径,然于我而言,以教育实现则是首选。我自二〇一一年就关注立大,还推荐过几位亲友参加立大活动,我本人也曾参加过立大的志愿工作,比如二〇一三年针对义工工作的互联网知识培训。因此当我想要重新启动自己的教育梦想时,立大是我最好的选择。破除意识形态谎言、回归教育正途、养成健全人格、担当公共事务……都是立大作为互联网时代兴趣的民间大学所要做的努力!

陈堃

公元2014年4月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