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民间图书馆

学习,静心学习

 
 
 

日志

 
 

藏地高僧大德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选登  

2014-09-07 09:21: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师又带我到北方的山头上去,对我说:「大力,那几天我喝醉了酒,没有说清楚;现在,在这里好好的给我修一所房子吧。」

  "我说:「修好了,又拆掉,我白吃苦,师傅白化钱,这一次要请您老人家仔细的考虑考虑才好。」

  "「我今天既未喝酒,而且已经充分地考虑过了;真言行者的房子是需要三角形的,你就盖一所三角形的房子吧!这一次当然我不会再叫你拆毁了!」我又重新开始造这个三角形的房子。等到作了三分之一的时候,上师又来啦!他说:「大力!你现在做的房子,是谁叫你做的呀?」

  "我急了,马上回答道:「这是上师你亲自吩咐的呀!」

  "上师搔了搔头说:「嗯!我怎么想不起来呀!你说的话要是真的,我不是发了疯了吗?」

  "「当时我就怕有这个样子的事发生,所以请您老人家仔细考虑。您老人家说已经充分的考虑过了,说一定不会再拆毁的,您应该记得清清楚楚的呀!」我急急地说。

  "「哼!那时有什么证人在场吗?在这种坏风水的地方造三角形的房子,像修诛法的坛城,你是不是想来害我呀?我没有抢你的东西,更没有抢你老子的财产呀!你要是不打算害我,真正想求法的话,就应该听我的话赶快把这座房子拆掉,把木石材料搬回山下去!」

  "因为背石头,做苦工,做得太久,又因为每次都是急於想造好房子,可以求法,所以工作得太拼命,太厉害。那时,我背上的肉磨破了好几个洞,结了疤,疤 又磨穿;磨穿了又长疤,痛苦难熬。我本来想给上师看,但是知道除了打骂之外,决不会有别的结果的;如果给师母看罢,又好像是故意诉苦似的,所以连师母也都 没有告诉,只有请求师母帮忙向上师求法。师母马上就到上师面前说:「这样无意义的做房子,不知道为的是什么?你看大力真可怜,苦死他了!赶快传他一个法 吧!」

  "马尔巴上师说:「你先去做一个好菜来给我吃,再给我把大力喊来!」师母准备好了食物,与我一起到上师面前来。上师对我说道:「今天的我,不是昨天的 我,不要那样呕气吧;你要求法,我就传给你好了!」说了之后,就把普通显教的三皈,五戒传给我了。上师说:「现在传的不过是些普通的法要而已,如果想求不 共(不共-显教密宗通用的术语,密乘用得尤多。意思是特别的,超胜的,他人所没有的。)的秘密口诀,应该如此如此的做。」说着就把那诺巴上师苦行的传记讲 给我听。又对我说:「这样的苦行,恐怕你办不到吧!」那时我听了那诺巴上师苦行传记以后,感动得流泪,生起了坚固的信心。心里发誓说:「上师的一切话,我 都要听从;一切的苦行,我都要克服。」

  "过了几天,我跟上师一同出去散步,又走到族人禁止造屋的要隘地方。上师对我说:「在这里给我造一所四方形的房子,要九层,上面再建一个库房,一共十层。这一次决不毁掉,房子盖好了,我传你口诀,修法的资粮我也供给你!」

  "我想了一想说:「那么,我请师母来作证人,好不好?」

  "上师答应我的要求,说:「好!」

  "上师画好了建筑图样,我就请师母来,在上师和师母前顶礼三次,说:「上师命我盖房子,我起了三次,拆了三次,第一次是因为没想好;第二次呢,师傅您 老人家说是喝醉了酒,没有计划好;第三次呵,师傅你说你是发疯了,怎么会要我盖三角形的房子?等我解说了以后呢,您老人家就又说谁是证人?大骂我一场。今 天我要请师母为我这第四次盖房做个证人。师母,请您替我做一次证人可以吗?」

  "师母说:「我一定替你做证人。上师!我要作确实的证人。但是这个做房子的计划,非常困难。这样高的山,一块石头,一根木料,都要你一个人从山下搬上 来,不知道这个房子要修到那一年才好呢!其实根本就用不着在这儿造房子,做了更用不着拆掉。这个地方不是我们自己的,族人大家都发过誓说不许在这里修房 子,以后恐怕会有口舌纠纷的!」

  "我说:「师母,上师他老人家恐怕不会听您的话啊!」

  "上师说:「你要做证人就作证人好了,不要多嘴!」

  "於是我就开始建筑这个四方形的大堡了。在我替房子奠基的时候,上师的三个大弟子,卫地的俄东去多,多日地方的吐通纲太,擦绒地方的麦通总波,他们游 戏耍着帮忙,替我搬了很多的大石头来;我就用他们搬的这些石头作为基石的一部份。等到做好了两层房子的时候,马尔巴上师来了,他仔仔细细的到处看了一看, 指着那些三大弟子搬运来的石头说:「这些石头是那里来的?」

  "这……这……是俄东,纲太帮着我搬来的。"

  "马尔巴说:「你不能拿他们的石头造房子,赶快把房子拆掉,把这些石头搬开!」

  "「但是,您,您老人家已经发过誓,决不拆毁这个房子的啊!」

  "「不错,我是说过的,但是我的弟子们,都是修无上二次第(「二次第」即「生起」和「圆满」次第,为无上密宗修法之根本。)的瑜珈行者,不能叫他们做你的佣人。再者,我也不是叫你一起拆掉,只是要你把他们搬的石头搬回原处罢了!」

  "我无可奈何,只得又从顶上拆起,拆到基层,把那些石头从山上都背回山下原地去。上师又来了,对我说:「现在你可以再把这些石头搬回去作基石了!」
"我问:「您不是不要这些石头吗?」

  "上师说:「我不是不要这些石头,是要你自己搬石头,不能占人家的便宜。」

  "三个人搬的石头,我一个人来搬,当然用了很多的时间和气力。以后我搬的那些石头,大家就叫他们为「大力石」。

  "当我在山顶上把屋基奠好了的时候,族人大家商量着说:「马尔巴在禁地上造房子,我们去干涉去!」有个人说道:「马尔巴发疯了,不知从那里来了一个气 力很大的青年。凡是高的山头,马尔巴就叫他在那里修房子,修了一半,又叫他毁掉,把木石材料又运回原处。这一次恐怕还是要毁掉的。等他不毁的时候,我们再 去干涉不迟,我们且等一等,看他毁不毁!」

  "可是这次上师却并没有叫我毁房子。我继续的建筑房子,盖到了第七层的时候,我的腰上又磨了一个大疤洞了。

  "那时族人就聚议说:「哼!这一次看样子像不会毁掉了,起先毁了几次,原来是想在这个地方盖房子;这次我们一定要把它毁掉!」於是集合人马冲到这个房 堡中来。那里知道上师变了许多化身,房堡的内外,早已满布着兵将。族人大为惊异,不知马尔巴是从那里请来这样多的兵将!这奇迹震慑住了来攻击的人们,大家 都不敢妄动,反而礼拜磕头,向上师请求饶恕。以后他们也都变成了上师的施主。

  "那时擦绒的麦通总波正请求胜乐金刚(胜乐金刚:无上密宗主要本尊之一,亦为白教(口传派)修法之主尊。)的灌顶,师母就说:「这一次,你无论如何要 受一次灌顶了!」我自己也想:「我盖了这么多的房子,即使是一块石头,一箕土,一桶水,或是一块泥,都没有人帮过忙,这一次上师一定会替我灌顶了!」

  "在灌顶的时候,我就礼拜了上师,坐在受法者的座位上。上师说道;「大力!你灌顶的供养在那里?」

  "「上师跟我说过,修了房子之后就赐给我灌顶和口诀,所以现在我敢来向您求法。」

  "马尔巴上师说:「你不过略略做了几天小房子而已,这决不能够得到我从印度苦行求来的灌顶和口诀;有供养,就拿来;如没有啊!就不要坐在密乘奥义的灌顶座上!」说完,劈!拍!就打了我两个嘴巴,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往门外直拖,口中还怒气冲冲的说:「滚出去!」

  "师母看见这个情形,过意不去,跑来安慰我说:「上师他老人家常说:他从印度求来的法要,是为一切众生而求的;平常,就是一条狗走过他的面前,上师也要对它说法和回向的。但是上师对你,总是不如意,我也莫明其妙,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但是请你千万莫要起邪见啊!」

  满腹说不出的委屈,绝望与悲哀交萦着,我心里痛苦已极,夜晚,我翻来覆去地想:还是**了吧!

  "「第二天早上,上师来看我,说:「大力,你现在暂时不要修房堡了,先替我做一所城楼形的大客店,要有十二根柱子的,旁边还有个客堂;造好了,我就传你灌顶和口诀。」于是我又从头奠房基,开始修造客店。师母?3D眯┖贸缘亩骱途聘遥币渤3:芮浊械陌参课摇?

  "在大客店快要修好的时候,日多地方的错通纲崖来求密集金刚(密集金刚是无上密宗的主要本尊之一。)的大灌顶。

  "师母说:「这一次,你无论如何非要受灌顶不成!」就给了我一口袋黄油,一匹毛布和一个小铜盘,做为供养的东西。我满心希望,欢喜地拿着供养物走进佛堂的求法座。

  "上师望着我说:「你怎么又来了?你有什么灌顶的供养吗?」我心里很安定地很有把握地说道:「这些黄油,毛布,和铜盘就是我给上师的供养。」

  "「哈!哈!哈!你的话真妙!这个黄油是某甲施主供养给我的;毛布是某乙供养的;铜盘是某丙施主供养我的。真妙!拿我的东西来供养我,天下有这种道理 吗?你自己有供养拿来,没有就不准坐在这里!」说着,立起身来,又将我大骂一场,用脚把我踢出佛堂来。我当时恨不得钻到地下去才好。苦苦的想了一阵:这是 不是我放咒杀了很多人,降雹毁了很多收成的报应啊?也许是上师知道,我根本不是法器,不能受法的缘故吗?还是上师不够慈悲,不肯授法给我呢?不管怎样,留 着这个受不得法的,没有用的,充满了罪恶的人身,还不如死了好,还是**了罢!正在百思不解的时候,师母带了会供的食物来给我,竭力地安慰了我一阵。

  "失望与痛苦使我丝毫不想吃师母拿来的食物,哭了一整夜。第二天,上师又来了,说:「现在把客店和房堡快点做好,一修竣工,我就传你正法和口诀。」

  我千辛万苦,好容易才把客店修好。那时,背上又磨破了一个洞,长了背疮。这个疮有三个脓头,腐肉伴着脓血,烂得像一团稀泥。

  "我就去请求师母说:「现在客店已经修好了,恐怕上师又会忘记答应传法的事,所以特来请您帮忙我求法吧!」说着,因背疮痛得很厉害,脸上止不住露出了 很痛苦的样子。「大力,你怎么啦!害病了么?」师母很是骇然的问。我只得把衣服脱掉,把背疮给师母看。师母一看,忍不住眼泪直流,马上就说:「我要去告诉 上师去!」立刻匆匆跑到上师面前说:「上师啊!大力这样地造房子,手脚都伤了,皮肤也裂了;在背上还长了三个大背疮,又磨成三个洞,有一个疮还有三个眼 孔,脓血模糊。以前只听说骡马驮东西驮得太重太久了才会长背疮;人长背疮还没有听见说过!更没有看见过!像这样的事,人家看见或是听见了,岂不要耻笑我们 吗?上师!因为你老人家是一个大喇嘛,所以他才来服侍你的,起先你不是说造好了房堡就传他法吗?他实在太可怜了,现在请您传法给他吧!」上师说:「说倒是 这样说过的,不过我说的是要造十层楼,现在十层楼在那儿呀?」
"「那个大客店不是比十层楼还要大吗?」

  "「你不要东说西说的多嘴!修好了十层楼再传他法!"上师申斥师母,忽地想起了我背上的疮:「喂!你刚刚说什么?大力背上长了背疮吗?」

  "「满背都是疮!请你自己去看看好了!脓血一团,烂得可怕,谁看见了也不忍心!唉!真可怜极了啊!」师母说。

  "上师马上跑到楼梯口上说:「大力,到上面来!」

  "我想:咦!这回对了!一定要传法了!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了楼。上师说:「大力!把背疮给我看看!」我就给他看。上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看说,「至尊 那诺巴,十二大苦行,十二小苦行,比你这个还要厉害得多!大小种种二十四种苦行,他都忍受了。我自己也是不顾生命,不惜财产地来奉侍那诺巴上师。你若是真 想求法,快不要这样故意做作,装做了不得的样子,赶快去把房堡做好吧!」

  "我低头仔细地想,上师的话实在不错。

  "上师就在我的衣服上做了几个盛东西用的口袋,并且说:「马和驴子长了背疮,都用口袋东西来驮,我现在也替你做几个口袋,好用来装土,装石头。」

  "我忍不住问:「背上有疮,这东西有什么用处?」

  "上师说"「有用!有用!口袋里装土,可以免得沙土粘上背疮!」我一想,这又是上师的吩咐,就又忍住疼痛运了七口袋的沙到山顶上去。

  "上师看见我对凡是他老人家所说的一切话,无不谨守奉行;知道我是百折不挠难行能行的大丈夫,真令人感动和赞叹。在无人的地方,偷偷的也流下许多泪来。

  "背上的疮一天天的大了起来,渐渐地痛不可忍,我就告诉师母说:「可否请您向上师说,最好是先传我法,或是至少请他让我休息休息,养一养疮伤。」

  "师母将我的话转禀给上师。上师的意思仍旧是;房子不做好,决不能传法的。如果疮实在需要调养,那就休息几天也好。师母也劝我调养一些时候,等疮好了再继续做工。

  "我养伤的一段时间,师母给了我很多好吃的和滋养的东西,更是常常来安慰我。我暂时把不能得到法的忧虑忘怀了一些。

  "这样休养了一阵,到背疮快要痊愈的那一天,上师又来叫我,却对传法的事情一字不提;他对我说:「大力!现在马上造房子去!」

  "那时我原已经准备要去工作,可是师母为了同情我,安排要用计来请上师早日传我法。所以悄悄和我商量妥了,要装一次假。我从上师处出来后,就细声的哭 泣着,装着收拾行李,带了些糌巴(糌巴--西藏人民的日常主要食物,是一种炒熟的大麦粉)要走的模样;在上师看得见的地方,装着要走出去,师母就假装留我 的样子,拉着我说:「这一次我一定要求上师传法给你,不要走了!不要走了!」半晌,两个人拉拉扯扯地引起了上师的注意。上师叫师母道:「达媚玛!你们俩在 干吗?」

  "师母一听,以为机会到了,就说:「这个大力徒儿,从远方来上师这儿求法,不唯学不到正法,反只落得打骂和作牛马的苦工。他现在怕求不到法就死了,所 以要到别处去寻师了。我虽是保证他一定可求到法的,但是他好像还是要走的样子。」上师听了,怒气冲冲跑进房去拿了一根皮鞭子,跑出来照着我混身乱打,说: 「你这个混帐东西,起初你来的时候,把身口意都给我了,现在你还想往那里走啊?我要高兴的话,就可把你的身,口,意割成千条万片,这是你给我的,所以我有 这个权利。现在不管怎样,你要滚,就滚好了,为什么把我的糌巴拿走?这是什么道理?你说说看?」皮鞭子无情地一顿乱抽,把我打倒在地。上师又来把糌巴抢了 过去。那时我心中真是难过已极,但又不能向上师说这是和师母商量好了的假圈套。无论怎样做作也抵不过上师的威力,只好跑进房去痛哭一场。师母也叹气说: 「唉!现在就是和上师扯皮拉筋,他也不会传法的。无论如何我要想法子传你一个法!我自己有一个「金刚亥母」(「金刚亥母」为密宗本尊之一,为表诠般若波罗 密多自性之佛母。)的修法,我传给你吧!」我依着这个法修,虽然未生觉受,但是心中觉得很安慰很和平。我觉得师母对我太好了,总想报师母的恩。又想,因为 上师和师母,我的罪业已 净除了不少,我就决定再留下来。在夏天的时候,就帮忙师母挤牛奶,炒青稞。有时,我也的确想找别的上师去,但是仔细想了想,即生成佛的口诀,只有这个上师 才有,今生若不成佛,我做了这么多罪业,如何解脱呢?为着求法,我要修那诺巴尊者一样的苦行,无论如何,要想方法使这个上师欢喜,得到他的口诀,即生证 果。于是我就一心一意的背石头,搬木料,修筑大客店旁边的修定室。
卫地的俄东去多和他的眷属,带了很多的供养来求「喜金刚」的灌顶。师母就对我说:「马尔巴只爱钱!像你这样的苦行修者,他就不传法给你,我替你去想法子办 一份供养,无论如何要使你得个灌顶。你先把这个供养上去请求,若是还不传法的话,我再替你去求。」说着,师母就从自己的内衣里取出一块龙形玉的红宝石来给 了我。我拿了这块鲜明放光的红宝石,走进佛堂,礼拜上师,把宝石供上,说道:「这一次的灌顶,无论如何请您老人家慈悲传给我。」说完了就坐入受法座上了。

  "上师把红宝石转过来,转过去,看了又看,说道:「大力,这个东西是那里来的?」

  "「这是师母给我的。」

  "上师微笑说:「把达媚玛喊来!」

  "师母来了,上师就问:「达媚玛!这个红宝石是怎么得来的呢?」

  "师母磕了头又磕头,战战兢兢的说:「这个宝石原来与上师没有关系。我的父母在我出嫁的时候对我说,上人的脾气好象不好,假使以后生活发生困难的时 候,是要钱的,所以就给了我这个宝石,叫我不要给人家看见。这是我秘密的财产,但是现在这个徒弟实在太可怜了,所以我把这个宝石给了他。请上师接受这个宝 石,开恩传授大力的灌顶。从前你屡次在灌顶的时候把他赶出去,使他非常失望。这一次,请俄巴喇嘛及大众徒弟帮忙我,一同请求上师。」说完了,磕头又磕头。

  "但是上师面带怒容,俄巴喇嘛和大家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和太太一起礼拜向上师请求。上师说:「达媚玛!你作这样糊涂事情,把这样好的宝石给人家, 哼!」说着就把宝石戴在头上说:"「达媚玛!你想错了,你的一切都是我的,这个宝石也是我的!大力!你有财产就拿来,我就给你灌顶!这个宝石是我的东西! 不能算是你的供养。」

  "但是,我想:师母一定会再三说明供养宝石的原因的,大家也都在替我求,所以我还等着,老脸皮厚的不肯走。

  "上师大怒,从座上一跃跳下,大骂我说:「叫你滚出去,你不滚出去,是什么道理?」提起脚,在我身上乱踢。我的头俯着地的时候,他把脚踏在我的头上, 昏暗得像天黑了一样。一下子又用脚把我踢翻,头突然仰面过来,就像天忽然发亮,金星乱冒。乱踢了之后,又拿起鞭子,大打我一顿。俄巴喇嘛来劝止上师的时 候,上师那个样子真是可怕极了。在大厅里,跳来跳去,他的愤怒威势真是达到极点了!我想:除了痛苦以外,什么都得不到,还是**了 吧!正在痛哭的时候,师母满眼含泪的来安慰我说:「大力啊!不要伤心啊!比你更好的徒弟,世界上再也找不着了。假定你要找别的喇嘛去,我一定替你介绍,学 法的费用和上师的供养我都会给你的啊!」照例,师母必定要参加会供轮的,但是那一次,我哭了一夜,师母也就陪了我一夜。

  "第二天早上,上师派人来喊我去,我以为是传法,又跑去了。上师说:「昨天没有给你灌顶,你心里不高兴吗?起了邪见没有?」

  "我说:「我对上师的信心毫未动摇。我想了很久,这是我的罪太大的缘故,心里伤心得很。我一面说一面哭。上师说:「在我面前哭,而不忏悔,是什么道理!滚出去!」

  "我出来之后,好像得了神经病症一样,心神痛苦万分。我心中想到:「真奇怪!我造罪的时候,学费也有,供养也有。怎么学法的时候,学费也没有了,供养 也没有了,穷得变成这个样子。只要有造罪时候的一半的金钱,也就可以得到灌顶和口诀了。现在这个上师没有供养物是不会传我口诀的,到别处去也没有供养物, 有什么用!无财则不能得法,与其将无法的人身来集聚罪业, 不如**了罢!唉!到底怎样好呢?」这样东想西想,胡思乱想,结论是:求财第一!那么去替有钱人家当差,贮一点工钱来作求法的资粮好吗?还是作恶事放咒术 来找钱呢?还是索性回家乡去吧!看见母亲多么高兴啊!回家乡倒好,就是不一定能找到钱!唉!不管怎样,求法也好,求财也好,总要求得一样,在这里总不是办 法。于是决定离开。又因为拿一点上师的东西,就只有挨打挨骂,所以连一点食物都没有带,只拿着自己的书物就走了。

  "走在路上,想起了师母的恩德,心中很难过。我走到离扎绒只有半日路的时候,已是中午要吃午饭的时候了。我就讨了点糌巴吃。又向人家借了一个锅,在外 面草地上烧起火来,烧了点水喝。过了半天,我心里想:我在上师处做的工作,虽然一半是为服侍上师,一半也是自己吃饭的工钱;安慰我内心的精神食量,有师母 的慈爱。师母待我这样好,今天早上,我却没有向师母辞行,不说一声就走了,实在岂有此理。自己这样一想,就想回去了,但是却没有勇气。等到我去交还水锅的 时候,那个主人老头子对我说:「年纪青青的,什么事不好做,要来讨饭吃?你要是识字,就可以替人念经;不识字,替人做工也可以混到衣食的啊!喂!小伙子, 你识字不识字啊?会不会念经呢?」

  "「我虽然不常念经,但会却是会的!」

  "「那么,正巧极了,我正要请人念经,就请你替我念五六天经吧!我会给你供养的!」

  "我欢欢喜喜地说:「好!」

  "于是我就在老者的家里念「般若八千颂」。经中述说着有一个名叫常啼菩萨的故事。那位常啼大菩萨跟我一样穷,但是他为了求法,连生命都不顾。人人都知 道,把心挖出来是只有死的;但是他为了求法,仍旧毅然把心挖出来。跟我比起来,我这点苦头,真算不得是苦行了!于是我想,上师也许会传法的,不传也不要 紧,师母不是说过介绍我给别的喇嘛吗?这样一想,於是我又动身回去了。

  "在上师那一方面,等我走了以后,师母就对上师说:「您老人家把一个无比的仇人赶走啦!他不在这儿了,现在你该快活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