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民间图书馆

学习,静心学习

 
 
 

日志

 
 

唐继尧的故事  

2014-10-03 09:4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蔡锷之所以坚持以唐继尧为云南都督,居后方,所有举义布告、对外文告、宣言都以唐为首,无非就是要表明自己志在讨袁,不争权力。

蔡锷

唐继尧:“滇中已有计划,请公南来”

“自 民国以来,武人解兵柄,棠爱犹存者,蔡松坡一人而已。”这从1915年12月19日蔡锷给梁启超信中的叙述也不难看出,他抵达昆明之日,“儿童走卒,群相 告语,欣然色喜。不数日,金融恐慌,为之立平,物价亦均趋平静。”此前,因为袁世凯即将称帝的消息传来,云南军人不稳的谣言四起,“全城震骇,金融立见恐 慌,富滇银行四五日间,兑付现金至五六十万,米价亦随之大涨(每石由三元涨至四元余,其他物值亦逐日加昂,风声鹤唳几有草木皆兵之概。……)”

1913 年10月蔡锷进京前夕,推荐唐继尧继任云南都督。他在云南不仅得军心,而且得民心,云南人道路传闻“蔡将军在,吾滇何至于此?”有人说唐继尧“忌蔡甚深” 应该不虚,但唐最后同意起义反袁,固然是迫于云南“舆情尤为愤激”的形势,不得不然。同时,参加过同盟会、身历辛亥革命的唐继尧也并不认同袁氏称帝。

蔡 锷离京前,当时在他身边的袁家普曾不无担心地问他,唐继尧的意思不知如何?他则泰然回答说:“无碍。”一方面可见他心中无私,另一方面也可见他已成竹在 胸,他对人说过,唐之为人“沉毅豁达,勇于任事,不愧血性男儿。”否则他也不会一再提拔唐,先是在辛亥之际任唐为云南北伐军司令,再支持唐为贵州都督,然 后推荐为云南都督,几次云南政局有变,都是他极力挺唐。当袁称帝的舆论甚嚣尘上,唐和蔡锷函电往来,并派杨纯武为信使进京,当面向蔡锷表示“万难屈从。滇 中已有计划,请公南来”。对于唐的态度和滇军的情况,蔡锷在到达云南后,曾写信给梁启超,说得比较详细。

“滇 中级军官健者”如邓泰中、杨蓁、董鸿勋等自“筹安会”发生后就非常愤慨,多次向唐继尧进言,“并探询主张,以定进止”。但唐以不知道蔡锷等的意向所在、不 了解各方面真相,因此一意持重,几个月都没有表明态度。等到蔡锷在北京的住处被搜查,蔡引病离京的消息传来,云南军中“慷慨激昂之声浪复起”。但直到蔡锷 派王伯群先他五日到昆明,将蔡锷在天津写的手书交给唐,唐才最后下了决心。

这 是蔡锷的说法,上海报纸的报道也给人印象,好像云南举义唐完全是“出于挟迫”,然而从大量当事人的回忆来看,唐继尧并不是被动的。《中华新报》编的《共和 军纪事》当时就说“其实大谬不然”。早在1915年9月3日,唐继尧第一次与云南部分中上级军官秘密约定:一、积极提倡部下爱国精神,二整理武装,准备作 战,三、严守秘密。10月7日,他第二次召集骨干说:“袁氏盗国,已成事实。吾辈卫国天职,各界信服;若不亟起图维,不惟外无以对国民,即内亦无以对良 心。”当然唐也不是没有顾虑,“惟顾及云南一省之力,贫瘠之区,且止一师一旅兵力,而抗袁氏全国之师,众寡悬殊,实有以卵击石之虑。”这是刘云峰等滇军将 领的回忆,不过无论何人,处于唐继尧的地位,都会有同感。但唐在这次会议上还是决定,只要中部各省有一省响应,桂、川、贵三省中有一省响应,海外华侨和民 党接济饷糈这三个条件中有一个具备,就可起义。如三个条件一个都不具备,云南为民国存亡,争国民人格计,也要孤注一掷,起而反抗。

就 在唐继尧暗中下决心之际,袁世凯也得到有关云南不稳的消息,曾派人前来调查。他想用禄位来拉拢唐,再以其他人来牵制唐,所以封唐“开武将军督理云南军务一 等候”,授“勋二位”(任可澄封为子爵,其他师旅长有封为男爵的)。所以当以唐继尧为首宣布云南起义的布告张贴出来时,唐前一天出的布告还在,署名赫然正 是“勋二位开武将军督理云南军务一等候”,贴布告的工役不敢以新布告覆盖旧布告,所以并排而列。有不满唐继尧者拍了照片、制版流传。同时,袁世凯下令自 1915年10月起给云南军官加薪俸,按月由中央拨付,并派侦探南下,散布谣言,说袁做皇帝逢官加一级。

唐 继尧虽决心反对袁世凯称帝,因为极端守秘密,表面上又是虚与委蛇,不动声色,显得很镇静,外界包括不少积极策动反袁的中下级军官并不知道他的意图,他们曾 秘密开会多次,议定了四项办法:一、于适当时期,要求唐氏表示态度;二、如唐氏反对帝制,则仍拥其为领袖;三、如中立则送彼往安南;四、如赞成帝制则杀 之。”受孙中山派遣返回云南策动起义的吕志伊回忆:“唐是时已决心反对帝制,因极端保守秘密,故中下级军官尚不知。” 

从 唐继尧与海外李烈钧、方声涛、李根源等保持联系、愿意聘吕志伊为高等政治顾问都可以看出他未尝不是主动。当唐专函邀请李烈钧赴滇时,还有人劝李“恐有诈, 不宜身临不测”。不过李信任唐。1915年12月12日,唐派代表带亲笔信到香港、上海、南京等地与孙中山、梁启超、冯国璋、陆荣廷、陈其美等各派力量接 洽。等蔡锷抵达昆明,发现唐已有准备,所以他才会感慨“不图同辈已有惊人之决心与准备”。(当举义之前,唐父担心失败遭灭门之祸,曾劝阻,唐不为所动。)

据陈嘉会1937年1月13日的日记:“蔡松坡之入滇起义,乃黄克强所极力疏通。蔡在滇声望甚高,唐继尧敬而惮之,蔡不敢轻入。克强在美,设机关于日本马关,为美国、北京、昆明三处转信,筹商一切。向唐疏通:蔡只借滇军讨袁,不为都督,不留滇,到即率兵出发。 

  四条规约

  蔡锷之所以坚持以唐继尧为云南都督,居后方,所有举义布告、对外文告、宣言都以唐为首,无非就是要表明自己志在讨袁,不争权力。1916年1月,蔡锷与唐继尧、刘显世(贵州都督)之间有个规约,共有四条:

   (一) 关于滇、黔各本省军民一切事件,滇、黔都督自主之。

  (二) 关于配置军队、筹备饷糈,滇、黔都督会同第一军总司令主之。

  (三) 关于军队进行、作战计划,第一军总司令主之,仍随时知照滇、黔都督,以期连贯。

  (四) 关于大局及对外事件,彼此商定后,由滇都督领衔行之。

  这个规约曾在当年2月2日的《共和滇报》公开发表。刘云峰回忆,“公事彼此均咨文。关于停战、议和等事,须得内外同意。”

   以往我们都以为云南巡按使任可澄是袁氏的亲信,其实即使他也不是完全被动举义的,当年的《共和军纪事》说:“滇省反对帝制,始由军人暗中主持,政界中人 尚未与闻秘密,平居谈论,不过互相表示愤慨之词耳。巡按使任可澄直至十二月中旬李烈钧入滇后,始知唐都督有此决心。一日唐在将军府治筵为李洗尘,并邀任作 陪,一一介绍之曰,某为李协和,……任颇错愕。言谈之间,极表同情,并深以同襄义举为荣幸。是日下午,任即单衔致电北京,历数袁氏罪状,故任之参与大计虽 较迟,而反对帝制之运动则为滇省之急先锋也。” 

   陶菊隐说唐继尧交蔡锷带出的只是“三千羸师”并不符合事实,说蔡锷率领的护国军出发时带了两个月平时一样的军饷给养费则是事实。1916年2月21日、 29日,3月24日,6月7日,蔡锷一再致电唐继尧,要求补充弹药、兵员。从6月7日电中“迭电哀恳,究未照办”一语可见,并未得到唐的回应。蔡锷称自己 率领的所有入川军队,“每月饷糈需五十万左右。出发以来,仅发伙食公费,亦非廿万不办。滇军出发时,携饷不足两月,早经用罄,就地踌借,亦经罗掘一空。前 月哀恳滇、黔,仅解到十七万,杯水车薪,立即告匮。如再无饷接济,将成饿殍。万望吾师于各属华侨,赶为设法,以解倒悬。”这是他1916年5月3日写给梁 启超的信中所说,应是实情。6月28日,他在给梁启超电中也说:“半年来,关于给养上后方毫无补充,以致衣不蔽体,食无宿粮,每月火食杂用,皆临时东凑西 挪,拮据度日。”

   从蔡锷给梁启超的函电看来,蔡锷军队的处境确实极为困难,但要说蔡锷在前线曾多次请求增援,唐继尧总是空言搪塞,当蔡锷在前方血战时,唐不增兵,没有及 时、充足接济饷械是实,没有补充过一兵一钱一械却不是事实,至少有过上面提及的“十七万”。虽然杯水车薪,却也不能说唐继尧对护国之举完全不尽力。唐为此 曾将全省的教育经费完全提用,中等以上学校一律以延长假期的方式暂时停办。公务人员只领取少数伙食费,欠薪年余未清,甚至敬节、养老各会及体仁善堂等慈善 机关都暂时停办了。

唐继尧

  “大云南”思想

  袁世凯死后,战事结束,云南的援军却陆续向四川出动。7月19日,蔡锷致电唐继尧等责以大义:

   “所最宜注意者,我辈主张,应始终抱定为国家不为权利之初心,贯彻一致,不为外界所摇惑,不为左右私昵所劫持,实为公私两济。迩者滇省于袁氏倒毙之后, 于刚出发之军,不惟不予撤回,反饬仍行前进,未出发者亦令克期出发,锷诚愚陋,实未解命意所在。近则已与川军启冲突于宁远矣。若竟徇某君等之一意孤行,必 至败坏不可收拾,将何以善其后?” 

  梁启超在签注中说,当蔡锷与大敌相持于川南时,“望滇中援军如望岁,呼吁声嘶,莫之或应。袁倒闭后,而滇中北伐大军,乃日日出发。读者读此电,试作何感想?” 

   蔡锷哪里知道得到护国首义美名的唐继尧,抱有“大云南”的思想,要把四川也变成他的地盘,造成一种“大云南的势力”(当时四川就有人说“滇军抱侵略主 义”)。有人解释蔡、唐本来志同道合,相处无间,之所以始合终弃,是因为蔡锷困于四川大洲驿时,多次致电唐希望接济械弹,唐无以应,不免怨愤。加上唐新编 军队向四川出发,认为唐有余力,所以责以“事急坐视危亡,战停何又增兵?”不过,充其量这也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而已。

  蔡锷病故,唐继尧曾写过两副挽联,其中之一:

  攻错似曾左,交谊似雷陈,为国家患难相依,竟惨类扼吭,问年只等周公瑾;

  发愤如祖刘,代将如郭李,倘时局纷纭多事,恐难鸣孤掌,何处重逢钟子期!

   以重重叠叠的典故表现出对失去蔡锷的悲伤和痛苦。但据说唐最忌讳有人在他面前称誉蔡锷,言谈之间,“深以蔡死为幸”。虽无确证,唐在蔡锷死后成为“大云 南”军阀却是事实,当其在云南盛时,每次出门必乘黄轿,护兵如云、仪仗俨然、冠盖蔽日。其作为已与蔡锷迥然不可同日而语。

   身为军人的唐有才气,能画兰赋诗,自命不凡,留学日本时曾自称“东大陆主人”,刻有水晶图章,常见于他的诗、画册。他在云南办的大学也叫“东陆大学”。 他因为护国之役而得名,野心膨胀,做起了“大云南”之梦是事实,盘踞西南近十年,多次对外用兵,且不愿屈居孙中山之下,两次拒就广州护法军政府的元帅、副 元帅。

  唐对蔡锷的感情很复杂也不假,“生前畏其得军心,死后又恶其名之益彰”,他曾在昆明南门外自勒纪功碑,大书“会泽唐公再造共和纪念碑”。有人建议建蔡祠,纪念蔡锷,唐不能拒绝。等祠堂落成,人们发现“褊小无隙地”,私下无不认为是唐授意所为。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